Back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作者的話 序章 第壹章 - 抉擇 第貳章 - 放縱 第叁章 - 暗算 第肆章 - 流連 第伍章 - 掙扎 第陸章 - 泣血 第柒章 - 犧牲

home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序章

吸血鬼,一個潛伏在人類世界的族群,他們將本性隱藏在黑暗之中,披掛著尋常百姓的外表,試著融入正常人生活圈子當中,起居飲食、工作休息,大部份吸血鬼都與常人無異,此時此刻就生活在社會大眾的之中。他們無處不在,卻又無影無蹤。

顧名思義,吸血鬼懷著對血的慾望,本性驅使他們尋尋覓覓,尋找鮮血滿足渴求。與一般人認知不同,一般人的鮮血並未能滿足吸血鬼,吸血鬼其實只會尋找同類來當吸血的對像,他們交換的,不只是鮮血,當中蘊含的還有發洩、慾望、情感、精神,遠比一般人的認知更為複雜。一旦發現吸血鬼引誘正常人吸血,他們都不會落得好下場,往往生不如死。

每個夜闌人靜的晚上,吸血鬼們利用手機應用程式"血肉之軀”去尋找同類,搜尋一晚歡愉。在“血肉之軀”當中,有的吸血鬼只求高檔次的肉體和鮮血,有的寧濫莫缺,有的默默守候,有的是尋求伴侶。只不過,貪婪,濫情、愛好新鮮的本性,使得吸血鬼們永不滿足,一個接著下一個,無盡的慾望令到吸血鬼們一直沉淪在鮮血與肉體之中。因此吸血鬼永遠孤寂、饑渴,或者這就是宿命。

然而,危機卻漸漸逼近這群吸血鬼。獵人原來早已悄悄的盯上這個族群,並開始狩獵吸血鬼,手法極其純熟兇殘,當中沒有一絲猶豫、憐憫。沒有人知道這場狩獵的目的,是種族清洗?是報復?還是純粹一個狩獵遊戲?

可惜,大部份吸血鬼依然懵然不知,繼續沉淪在血肉之軀。只有少部份吸血鬼,察覺到吸血鬼獵人來襲,他們有的驚惶失恐,活在提心吊膽的日子下,四處逃命;有的自欺欺人,心存僥倖希望不會成為下一個目標;更甚者出賣同伴,與獵人同謀;有些卻沒有放棄,努力嘗試守護著自己族群,奮起抵抗捕獵者的獵殺。當然,面對這個強大、冷酷的狩獵者,結果往往只是徒勞無功,垂死爭扎而已。

這場情況一面倒狩獵遊戲,就在我們的身邊展開……

home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第壹章

2025年3月8日 民新街 22:30

在朦朧月色襯托下,大街顯得更為冷清。四個人猛自狂奔,獵人一直緊隨我們後方,急促的腳步聲和喘氣聲也掩蓋不住那股殺氣。那怕一個回頭,我們其中一人就會中槍倒下。為了活命,我們只好不停的向結界的方向衝去,天菜說那是我們今晚的唯一生機,而我壓根不知道是甚麼“結界”,總之就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吧。

我們分頭行事,分成兩邊向兩條小巷逃生,相約在兩個街口後集合一起進入結界。
這個各自逃生的方法讓我們多了一半的活命機會。生死存亡之際,兩個人犧牲,換來另外兩個人的一線生機,這也是被狩者的生存法則吧。

我並不相信天菜,反正一直都不喜歡他,這次只是偶然約到的意外。這種大紅人油頭粉面,談吐虛偽且沒有內涵,有美貌卻沒有修養。這次恐怕也因為天菜太出眾引起獵人的注意,總之就是倒楣。現在還只有天菜知道結界在哪裡,我們逼於無奈把性命都押在天菜的片面之詞上。若然根本沒有結界;或者天菜其實是用我們做誘餌,好讓他逃命,那真是死得冤枉了!只可惜現在都無暇去思考計算,只要活得過今晚,我永遠也不要再和天菜有任何瓜葛了。

跟在身後的小弟弟一面惶恐,一聲不言的跟著我後面,明顯他是嚇壞了。看來他也陷入崩潰邊緣,幾個小時前明明是一個狂歡的吸血派對,如今變成一趟命懸一線的逃命狂奔。我伸手拖著小弟弟的手,在他滿佈血絲眼眸中,只見到一片空白,散發著灰白色的絕望感。在這個自顧不暇的時刻,我亦只能希望小弟弟不要放棄逃生的機會,這個可愛的小伙子值得更好的將來。

幸運地,獵人似乎沒有選擇我和小弟弟的這邊,我們已跑到街口,躲藏在暗角之中,靜靜希望天菜和高個子平安趕來,畢竟沒有天菜的話,我們也找不到結界。腳步聲從大街傳來,突然一聲慘叫,接連兩下呯!呯!的槍聲,貫徹了整條大街。這是代表天菜和高個子倒下了嗎?我不知道,我望一下小弟弟,希望得到答案,然而小弟弟早已崩潰。死亡的腳步聲一步一步逼近…..

生死存亡之際,我腦海內閃過無數方案,而且必須在下一刻作出正確選擇:

1. 一動不如一靜,和小弟弟一起躲起來,冀望避過一劫;又或者抱住小弟弟靜靜地迎接死亡。(這個是被動式的淒美死法,我個人還滿喜歡的)

2. 犧牲自己衝出去,引開獵人的注意力,讓小弟弟靜靜的躲著,希望他能在暗角捱過一晚。(然而這個方案我和小弟弟都存活率都不高)

3.帶住小弟弟衝上大廈,希望結界的人會聽到我的呼救,會伸出援手。 (我們連結界是否存在都成疑,況且裡頭的人會冒險救我們嗎?)

4. 遺下小弟弟,沿路潛行回去,有機會在某個街角擺脫獵人。(不過小弟弟很大機會被獵人發現,犧牲他能為我爭取一些時間)

我再也沒時間思考,吻了小弟弟一下,然後作出了痛苦的抉擇…..

第貳章home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第貳章

2025年3月8日 家 19:12

星期六的一個懶洋洋的下午,百無聊賴地滑著智能手機,在那個為吸血鬼們而設的程式"血肉之軀”來來回回的滑動,希望找個小鮮肉,今晚能吸個飽。只可惜在附近的佳麗,不是奇形怪狀的無頭人,便是目中無人的偽天菜,又或是老是常出現的陳列品。除此之外,最近更傳聞有獵人混進了這個程式,因此最近上線的用戶都大減。看來今晚也只有一個人過…..我望望漆黑的夜空,寂寞地嘆息著。

單身了一年,一直尋尋覓覓,可惜偏偏找不到一個夾得來的伴侶,過穩定的生活。當然,人類與吸血鬼有著同樣愛好新鮮、貪新忘舊的壞本性。正因為慾望無限,新鮮的血液、肉體的歡愉使得吸血鬼不能自拔,永無止境的沉淪在血慾之驅當中。吸血鬼的世界還有從一而終、至死不渝的愛情嗎?在交友程式當中妄想尋找真愛,又是否存在著矛盾?到底我所追求的,是液體交換,還是戀愛關係?

寂寞總會令人胡思亂想。突然手機一震,居然有人在“血肉之軀”敲我,一看之下,是個挺可愛的小壯弟弟在敲我。其實年紀輕的小朋友我沒太大興趣,不過今晚也真的太饑渴,還是將就一下先會一會他吧。小弟弟原來要約我一起去派對,吸血派對耶!看來今晚是個放蕩縱慾之夜。我當然也很少參與這種活動,不過,偶爾為之也不錯吧!

2025年3月8日 - 月半吧 20:30

跟著可愛的小弟弟穿過橫街窄巷,隨著愈來愈近的派對音樂聲,我知到那間酒吧就在不遠了。要不是有人帶路,正常人壓根不知道這個地方,而且這地方超秘密的,門外還有警衛看哨,看來是防止有普通人誤撞吧。進場時還要出示獠牙和吸血鬼印記才能進場,果真守衛森嚴。

大門一開,暗暗的煙霧霾漫,派對鏡球閃爍不停,播著超炫的派對音樂,人人都在舞池狂歡,整個場面好不熱鬧。酒吧大概有數十人,個個都獠牙外露,蠢蠢欲動,在這裡都不用掩飾自己,拋開裝正常人的包袱。一只只鮮紅的瞳孔、饑渴的神情,全都注視著舞池的中央,那個超有名的天菜。他在鎂光燈和歡呼聲的包圍下,擺動著,扭動著,搖擺著,成為全場焦點。

不過,這傢伙是有名的囂張,持住美貌不可一世,不少朋友都對他又愛又恨,圈內名人就是這樣子吧。要知道,這類肌肉型俊俏有鬚渣壯熊天菜的血液濃度很高,非常有營養,格外滋養的,聽朋友說這天菜的血液還獨特的滲透著奶膻味,而且吸太多的話會迷迷糊糊的,也難怪這傢伙這樣受歡迎的。


小弟弟拖著我坐一旁,隨便點了兩杯飲料後,一邊聽著音樂,一邊在亂摸,反正也沒有人注意我倆。弟弟有點醉意了,伏在我的懷裡,我掃掃他的短髮,手指在他面頰來來回回輕撫著。弟弟起來與我四目交投,然後親了我的嘴,我也親回去了,然後我們擁抱在一起,緊緊的抱著,血液隨著感覺游走。突然後頸一熱,弟弟就咬下去了,我還沒準備好,有點痛,我試圖推開弟弟,可是弟弟卻更用力的抱著我,我也沒有力氣去掙扎了,反正就是很爽的……

2025年3月8日- 月半吧 21:45

突然,一聲巨響覆蓋了音樂,好像是槍聲似的,燈光也幾乎全滅。歡呼聲變了慘叫聲,隱約聽到「有獵人! 快逃!」大型的投射電視倒了,玻璃碎得一地都是,底下還壓住好幾個人;旁邊一堆雜物都起火了,火光熊熊,彷彿要將這處化為灰燼。吸血鬼們倉惶失措,爭先恐後地逃跑,我也嚇得不知所措了。槍聲、驚叫聲、碰撞聲、利器劃過身體的聲音在黑暗中扭曲在一起,吸血鬼天堂轉眼成了人間煉獄。

回神過來後,我拖著嚇壞了弟弟,瑟縮一角,到處尋找出路。突然抬頭一看對面,寫著緊急逃生出路的指示板。我和弟弟半爬半跑的過去另一個角落的一扇門,輕輕一推,原來是後門的逃生升降機通道,而升降機就在我們一條長走廊的對面。我示意弟弟要輕輕走過去按升降機,那是我們唯一出路吧。

我們小心翼翼地碎步過去,怎料升降機開門的一刻,竟然有廣播:[電梯五樓到達,往下],我們衝進去後,嚇得一直在猛按關門制。希望不會引到注意吧。就在關門的一刻,升降機門竟又再開了,原來有人剛好趕上來,然後又再一次有廣播:[電梯五樓到達,往下]…

衝進來的,竟然是剛才那個天菜,然後還有另一個高大的胖子。就在升降機緩緩地關門時,有個大叔從對面逃生門想衝過來了,大叔揮手哀求我們等他一下,我本身再按下開門制等他一下的。突然,後面出現一個滿身鮮血,高大的男人,他目光充滿殺氣,一刀就把大叔的心臟從後貫穿,然後利落地抽回刀身,用刀尖指著我們…

升降機門終於關上,[電梯五樓到達,往下],門隙中見到的,獵人殺氣騰騰的想朝我們衝來。看來,我們是被盯上了,這次注定無路可逃…

第叁章home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第叁章

2025年3月8日 英皇道 - 後巷 22:33

我吻了小弟弟蒼白的臉頰一下,接受了死亡的祝福。小弟弟回過頭來,與我四目交投,回吻了我一下。這一刻我們都明白到,面對死亡並不可怕,至少我們在最後一刻擁有對方,能夠在從對方身上獲得最後一份愛意。望著小弟弟傻氣的臉蛋,水汪汪的眼神,享受著這最後的和諧、恬靜

急速的腳步聲逼近,看來是被獵人發現了吧。從陰影中現身的,探頭的不是死亡使者,幸運地,竟然是大難不死的天菜,上帝原來還沒有放棄我們,我們還把握著進入結界的鑰匙。驟眼一看,天菜已嚇得花容失色,橙黃色的汗衫染上滿鮮血和泥濘,眼神滲透著惶恐與疲倦,一直逃避獵人追殺,早已把他折磨得筋疲力盡;那個高大的胖子沒有跟在後面,看來是剛剛已被獵人處決,希望他沒有受太多痛苦吧。

天菜領我們鬼祟地進入隔壁一座住宅大廈,我們三個人就只剩下這唯一的機會,只要找到結界的入口,至少可以安然渡過這一晚。天菜告訴我們結界在這棟大廈的十三樓K單位,不過屋主要見到天菜才會收留我們,所以他生存價值是最優先的。基於電梯太不安全,所以我們要從後樓梯一直跑上去,我一直拖著小弟弟跑,一直心裡咒罵那個自私又自大的混蛋,要不是要靠他,我才管得他去死。

我們用盡僅有的氣力一口氣爬上十多層的樓梯,絲毫沒有喘息的空間。就當我們到達六樓時,一陣慘叫聲從八樓傳下來,就像野獸最後的哀號。我們嚇得停住腳步,躲在六樓靜觀其變,屏息以待,不一會兒,一個圓球滾了下來。滾到我們跟前的,是個血淋淋的人頭,怒目相向,嚇得我差點驚叫出來。那個頭面目猙獰,死不眼閉,在處決前的一刻應該充滿怨恨。

等了約十分鐘後,八樓再沒有動靜,我們小心翼翼地繼續進發。七樓樓梯流得一地都是鮮血,血還是滾燙的,一路上去,只見一具屍體在躺血,看來這個倒楣的吸血鬼的目的也是逃到結界,不幸在八樓遇上了獵人。若然我們早一步到達八樓,恐怕身首異處的是我們三個了。現在沒有時間去悼念犧牲者,今晚被屠殺的吸血鬼太多了,要躲過獵殺生存下去,亦只有盡快趕到結界。

終點在望,就在跑到十三樓的時候,一切都太順利,獵人可能已放棄了追捕我們了吧。正當天菜興奮地想打開防煙門出去的一刻,我見到了門下的黑影,本能下我一手把天菜拖回來。獵人原來早已在十三樓等著我們自投羅網,看來他是乘升降機上來的吧。獵人就守在防煙門前,再出去也是送死。天菜靈機一觸,拿起牆邊小型滅火筒,推開防煙門朝獵人猛噴,一時間獵人也明顯被打亂了。

我們乘亂奔向結界,就只差一條長走廊了。雖然煙霧瀰漫,但經過獵人身邊的一刻,我倆四目交投,那凌厲凶狠的目光,對上一秒也會令人窒息。一嚇之下,腎上腺分泌令我跑得更快,我跑在最前,小弟弟跟我後面,天菜則緊貼後面狂奔;只見獵人回過神來,舉起利劍,對我們窮追不捨。我率先跑到十三K的門外,一直猛拍門叫救命,鐵門緩緩地拉開了,示意讓我通行。我沒有進去,站來結界的門外,等著他們趕過來,這半分鐘是我輩子等過最遙遠的距離。

眼見獵人快要追到他們,天菜突然從口袋裡拔出一把萬用刀,然後往小弟弟左大腿插了進去,小弟弟應聲倒地。糟了!我不顧一切回頭跑回小弟弟那裡,想盡力拖他進結界;就在天菜身邊經過的那一步,有東西狠狠的往我的後腦敲了一下,然後有個滅火筒在我腳下滾過,我就知道我不應相信這傢…

眼前一黑,我就失去了知覺…

第肆章home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第肆章

2025年 ?月 ? 日 地點不明  ??:??

不知昏迷了多長時間,依然覺得頭昏腦脹,總算恢復了一絲意識。我感覺到一隻肉厚的手在撫摸我的臉頰,我勉強地睜開了眼睛,眼前是一個留著腮鬚的粗獷男人,體型壯壯胖胖的,充滿男子氣概。我情不自禁的摸摸他的手,凝視著他那對迷人的眼睛。

“你醒來囉!你都昏迷了一整天啦!害得我們都很擔心!”帥哥見我醒來很興奮的叫著。

經帥哥提醒,我才意識到自己在一間佈置雅致的房間內,高床軟枕,充滿和諧舒適感覺。我整理一下思緒,急不及待就追問帥哥:
“到底這是甚麼地方?小弟弟和那個混蛋天菜又去那裡啦?”

面對我一連串提問,帥哥顯得不知所措,他微笑著摸摸我的面,說道:
“你現正身處結界之內,十分安全,你昨天應該撞到了腦袋,先休息一下不要想太多啦,等下我介紹其他朋友你認識啦。”

2025年3月9日 結界 19:20

我再閉目養神一會,著實心緒不寧,難以入睡,帥哥於是扶我出去大廳和其他人相互介紹。這個叫“結界”的地方是一個安全屋,獵人因為與屋主有契約,所以不會越界半步,久而久之這地方成為了吸血鬼的安全屋。至於是甚麼樣的契約,相信只有屋主和獵人知道。

現時結界除了住有屋主、腮鬚帥哥外,還有另外三個在這裡逃避獵人的朋友。經過介紹認識後,那個令我一見傾心的壯帥哥原來叫作阿桑,還有一個圓呼呼的小胖子阿丁,樣子總是懶洋洋的,在上星期狩獵派對中逃了入來;還有阿丁的朋友阿輝,一個面色瘡白的胖子,據聞他在戒煙所以精神萎靡;另外,一個叫小鵬的胖子,架著厚厚的粗框眼鏡,沉厚寡言,聽說留在這安全屋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;最後還有屋主理察,一個成熟的中年男人,體格偏壯且文質彬彬,十分友善,成熟得來帶點孩子氣。

我追問屋主小弟弟和天菜的情況。原來天菜已經在天一亮就走了,說去避風頭。根據天菜的描述,當時獵人用刀刺傷了小弟弟,又用重物敲暈我,天菜為了救我都差點喪命,要不是阿桑在危急關頭出來拖我進安全屋,我早就被獵人處決了。聽到這裡,我不禁緊握拳頭,怒火中燒。畢竟此刻我不了解天菜與屋主的底蘊,所以沒有急著向眾人拆穿天菜的假面具。

根據屋主所說,他替小弟弟療傷後,小弟弟也匆忙離開了,還囑咐屋主要好好照顧我。雖然聽起來好像有些古怪,畢竟昨晚才經歷過生離死別,沒理由第二天就不辭而別了。不過知道小弟弟平安,我就可以安心在這裡休養兩天。況且可以伴在阿桑左右,多住幾天反而有更多機會親近他。

就這樣子,本來只是打算留兩天,眨眼卻過了一星期,我和結界中的人建立起一段段友誼。安全屋比想像大得多,除了數個房間、起居室、會議大廳外,還接通了另一個地方,不過那邊通道卻有密碼鎖上,只有屋主有通道鎖匙可以過去另一端。我試過向其他朋友打聽過,不過他們都對通道另一邊毫無頭緒,看來結界也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2025年3月15日 結界–睡房22:05

這夜,我輾轉反側,好想找人抱著睡。我很自然地溜過去阿桑那裡,敲敲門示意想抱抱他。阿桑邀請我到床上坐下,拉住我的手,沉默了幾分鐘,氣氛好不尷尬。我偷偷瞄了阿桑一下,兩人視線不經意接上的一刻,目光再無法移開,這刻我再也按捺不住,抱住了他,撫摸他那寬廣的胸肌和脹脹手臂,阿桑開始用舌尖舔我的臉、唇,接著到頸,我只感到渾身發滾。我抓住阿桑的粗大的前臂,溫柔地咬住他的手腕,阿桑沒有反抗,只是在低聲呻吟,令我更加興奮。我開始用力吸啜,流入口中的鮮血鮮甜無比,如此濃郁的血液我還是第一次嘗到,接著我們擁抱接吻,舌頭交疊著,彼此嘗著對方口中的鮮血。這一夜我的身心都已被阿桑佔據了,我知道再也離不開他。

2025年3月16日 結界–大廳 00:15

在我和阿桑好夢正酣之際,突然間聽到外面一陣嘈雜聲,探頭出去,只是阿丁激動地叫著:"快救救阿輝!理察快來救救阿輝!”

只見阿輝在地上爭扎,面容扭曲。是戒煙的後遺症嗎?看來不似,只是阿輝上半身漸漸長出了毛髮,眼睛化成鮮紅色,獠牙全都現了出來,面上一半皮膚開始剝落,半人半獸的像只怪物。阿輝咆哮著,一手就把阿丁按在地上,阿丁嚇得早已不知所措,只會呆呆地流著眼淚。那隻怪物一手就用利爪抓破了阿丁的肚皮,鮮血噴得一地都是,染紅了整個大廳,怪物抽出了阿丁的內臟,大口大口啃食。可憐的阿丁只可以眼睜睜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在啃食自己的身體…..我和阿桑躲在房間裡,忍不住嘔吐起來,聽著阿丁的慘叫聲和阿輝的咀嚼聲音,嚇得渾身發抖…..

這晚,安全屋不再安全…..

第伍章home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第伍章

2025年3月16日 結界-睡房00:20

我和阿桑驚惶地躲藏在房間內,不斷禱告祈求阿輝沒有發現我們。先是被獵人追殺,然後就到食人怪物對我們虎視眈眈,到底這個世界出了甚麼問題?我才剛剛認定一生中最愛,說不定下一刻就要被開膛破肚,淪為血肉模糊的大餐,看著自己被一口一口地啃食。要是這樣,我情願被獵人殺死,最少死得有尊嚴,不用受太多痛苦。

我再也承受不了這種絕望的精神折磨,那一刻我的思想彷彿停頓了。我開始傻笑,兩頰流著的,卻不知是眼淚還是血,只感到頭痛欲裂,身體每一部份都很沉重,擠得我快要窒息。不知何時,我手上多了一把螺絲批,我凝望著那個鋒利的十字鑽頭…只要一下,一下就可以解決這煩人的頭痛問題,乾淨利落。不過我的手真的好重,抬都抬不起來,只好把螺絲批從下向上,對準了自己的眼睛…

“不要放棄!我們不會在這裡完結的!”啪的一聲,清脆利落的巴掌把螺絲批都打飛了。阿桑緊抱著我,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湧出來,理智也恢復過來,剛才我到底想幹甚麼傻事?這個危急時間應該找方法帶阿桑離開這個地方。如果連我都放棄,阿桑就沒有生存機會了。看著阿桑堅定的眼睛,我握著他厚實的手許下承諾:“其實你比我堅強得多吧,為了你,我一定要帶你安全離開的。”

剛才那一巴掌太大聲,阿輝顯然察覺到房間有東西躲藏著。他放下阿丁的腎臟,往房間外想要推門。我們急忙用衣櫃頂著房門,阿輝異變成蝙蝠後異常大力,我們都快扛不住了。格的一聲,衣櫃穿了一個大洞,一隻血淋淋的利爪貪婪地伸了過來,我和阿桑嚇得馬上退到房間一邊,既然沒有退路,就只剩下拼死一搏的選擇,而我身上就只有那個螺絲批。阿輝一時間進不到房,顯得更為急躁,肌餓的血色眼睛盯得我們心裡發寒,就像餓狗看到鮮肉一樣。

三分鐘後,阿輝把衣櫃的洞愈拆愈大,張牙舞爪開著血盆大口,準備爬過來享用大餐。我雙腿偏偏在這刻麻目,不能動彈,第一次離死亡這麼近,生死也只是一線之差。我舉起螺絲批準備還撃,當然,也注定是垂死爭扎。突然,阿輝好像是卡住了,然後他開始疼痛地慘叫,拼命想爬過來。我們也來不及反應,就有人把阿輝拖出去了,只見一團藍色火焰射向阿輝,阿輝變成一團火球,痛苦地在地上翻滾,怪叫著,慢慢地化成灰燼。血腥味,燒焦味,腐爛的味道混雜起來,整個大廳充斥令人反胃的氣息。往破洞外望去,救我們一命的,正是那個沉默的小鵬。

2025年3月16日 結界-核心 01:44

小鵬護送我們離開那個血淋淋的大廳,趕去另一邊的神秘單位。這邊就好像那些電影中的實驗室一樣,有很多玻璃窗戶的獨立房間,還有拍卡感應的自動門。小鵬領我們去到其中一個房間,說我們在核心內需要東西防身,然後給予我們一人一件武器。

這些武器應該是來對付阿輝那種怪物的吧。小鵬給了我一把消防斧頭,這斧頭有個按鈕,按下能夠通電的,就算劈不死也能電焦牠們;阿桑則得到一支裝有鐵葉和磨打的棒球棍,一棒打下去,配合旋轉風扇保證敵人腦漿塗地;而小鵬就為自己的火焰噴射器上彈,再拿了兩支手槍插在兩旁。這樣充足的軍火,到底前方還有多少隻怪物在等候我們?

換裝完成後,小鵬通知了理察在緊急出口等我們。沿路一直走,實驗室內都困著像阿輝的蝙蝠怪物,牠們大都躺著沒有知覺,不知道是死掉還是在休息。我追問小鵬這些到底是甚麼生物,而小鵬只是冷冷的道:“這些蝙蝠都是我們吸血鬼進化的樣子,見到理察他應該會解釋清楚吧。”我滿心疑惑,想起剛才阿輝變成怪物,應該是因為觸發到某種因素才會出現這種異變情況。是有人存心令他們變成怪物嗎?看來見到屋主理察就會一清二楚。

突然,在轉角的位置,一團黑影閃了出來,一拳擱倒了走最前的小鵬,小鵬應聲倒地,我們迅速地高舉武器戒備。誰知道那團黑影,竟是一張久違了的面孔,天菜。

第陸章home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第陸章

2025年3月16日 結界-核心 03:00

突如其來的襲擊,嚇得我們方寸大亂,小鵬倒下了,阿桑馬上舉槍對準天菜,示意他不要再動。我檢查小鵬的狀況,看來是被天菜擊昏了,沒有甚麼大礙。這混蛋真的好喜歡偷襲,一表人材卻幹這麼多偷雞摸狗的壞事,可真的諷刺。天菜面容憔悴,眼神閃縮,慌慌張張的,跟之前在月半吧意氣風發的萬人迷簡直判若兩人。

“救我,我被屋主困禁住,還有之前那個同行的小弟弟在另一間實驗室,屋主在做一些變態實驗要把我們變成那些巨型蝙蝠!”天菜懇求著我們伸出援手。聽到小弟弟被關起來了,我也心急如焚,失去了理智,於是要天菜馬上帶路去救小弟弟。一路上阿桑三番四次提醒過我要小心,不能相信天菜,可惜我現在滿腦子都只是掛慮著小弟弟的安危。

我跟在天菜後面,而阿桑則背著昏迷的小鵬一路前進。天菜指著上層的一間實驗室,示意我們小弟弟就在上面。突然間,我感覺到頭一暈,視力變得模糊,然後全身發燙似的,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,這應該是類似人類的發燒吧,可是吸血鬼理應不會生病,我也不知道到底出了甚麼問題,況且當務之急是找回小弟弟吧。我回過神來,逼自己保持清醒,勉強地跑到上層後,接下來看到的東西使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2025年3月16日 結界-核心實驗室上層 03:42

從上層望下去,原來下層是半透明玻璃地板,然而透視在玻璃下的,是一堆為數約三四十隻的巨型吸血蝙蝠在漫無目的地遊蕩著,牠們比在實驗室躺著的蝙蝠更腐爛,有些甚至只剩半個頭。理察怎可能這樣變態把這實驗室當成金魚缸,把這堆怪獸當寵物飼養?這些蝙蝠還是由吸血鬼異變而成的,是我們的同類。看到這個恐怖殘忍的畫面,在場的所有人都早已沉默無言了…

以為眼前情景已經是最震撼了,怎料回頭一看,卻出現我最不想看見的結局。在後面的一間實驗室內,躺著一隻半成型的吸血蝙蝠,頸和手腳都被緊緊鎖住。這隻蝙蝠在低聲呻吟著,不斷想掙開束縛。身體已有大半邊都是動物皮毛,然而輪廓卻清晰可看…那副清純可愛的小臉蛋,有一半變了腐化的蝙蝠面;水汪汪的眼睛失去了光采,只剩下失去靈魂的眼框,發著飢餓痛苦的叫聲…我抱著可憐小弟弟,不禁失聲大哭,不斷向他道歉,是我沒有盡力保護好他,才令小弟弟落得如斯下場。我又再一次失去了小弟弟….

我不想小弟弟再受苦,亦不想他變成怪物,我戰戰兢兢拔出了螺絲批,含淚說了再見,然後利落地插進了小弟弟的心臟,讓鮮血隨著我的眼淚帶走痛苦。就這樣子,小弟弟慢慢地安祥下來,合上了眼睛,再也沒有掙扎,痛苦慘叫聲漸漸轉為安寧、恬靜,這一刻,世界彷彿都為了小弟弟的離開而靜止,沒有一絲煩擾,身後無論都有多嘈雜,都無法干擾到我和小弟弟的告別。然而,一把凌厲聲音卻中斷了這場道別 :“你們在幹什麼?快住手!”

我回頭一看,站來門口的,正是剛好趕來的理察。我只感覺到全世界的怨恨都集中在我手裡,我氣得青筋暴現,雙眼變成血紅色,一手撿起斧頭,跨步衝前一劈,斧頭就卡住在理察的喉嚨,鮮血登時直噴,鮮血遮掩著我的視線,我只聽到理察咕嚕咕嚕的想要說些甚麼,但是我並不在意。我不假思索的按了開關,斧頭流出的電力令理察再次保持清醒,這樣子理察才會更痛,感受才會刻骨銘心!燒焦了的鮮血散發出一陣陣電油味,理察想要拔出電流斧頭卻又雙手麻痺,在原地轉圈退了幾步後,就踏空失足從上面掉落下層,砰的一聲,只聽到腦漿塗地的聲音。

阿桑從後抓住了我,不發一言;天菜在冷冷的微笑著,一副袖手旁觀的樣子;小鵬哭著對著我咆哮:“你這個變態的殺人兇手!”然後便焦急地探頭過去視察下層的情況。只見小鵬突然驚慌地撿起武器,拔腿就走。我們探頭觀來,也大驚失色。看來是理察摔落時,跌穿玻璃地板,作出最後的報復-緊隨小鵬而來的,是一群正在往上爬的巨型蝙蝠,漆黑中一隻又一隻的血紅眼睛,貪婪地張著血盆大口,朝我們爬過來。

我們三人慌張地沿著小鵬的方向逃去,只可惜被這群怪物已經把我們重重包圍,準備大快朵頤…

Back to 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第柒章home

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第柒章

2025年3月16日 結界-核心實驗室上層04:14

數十隻虎視眈眈的巨型吸血蝙蝠,密不透風地包圍著我們,阿桑也緊張得手持棒球棍戒備,可惜我和天菜都沒有武器,只能無奈地靠赤手空拳裝腔作勢。此時其中一隻蝙蝠出手了,牠目露凶光撲過來,阿桑大棒一揮,不偏不倚地打爆了蝙蝠的頭,可見這棒球棍果真威力強大。阿桑隨即開動磨打,鋒利的鐵葉吱吱作響,磨擦聲份外刺耳,嚇得這群怪物一時間不敢靠近。

僵持了數分鐘後,突然頭一暈,剛才的無力感又回來了,這次更加是頭痛欲裂,我腳步一浮便倒在地上,不停抽搐。阿桑被我一時分神鬆懈了,兩隻蝙蝠怪物見有機可乘,擒上來夾擊我們,阿桑奮力用棒球棍一擋,暗中開動磨打,乾淨利落地割掉牠的腐爛蝙蝠頭;另一隻從後面偷襲,眼見牠朝阿桑後腦撲上去,千鈞一髮間我強忍著痛楚,朝那隻蝙蝠一拳狠狠打過去!那拼死一擊令在場的所有生物都目瞪口呆,我竟然單手貫穿了蝙蝠那厚實的胸口,手握著那熱烘烘的心臟,隨手扯了出來,我清楚感覺到這個黑色的心臟依然噗通噗通地跳動著…

而最難以置信的是,眼前這隻血淋淋的手,長滿了毛髮,還有著利爪;我不其然摸摸自己的臉,皮膚正逐片逐片地開始剝落,只感覺到混身發燙,獠牙再也收不回去,有一半的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。大家也心知肚明─我是在異變,正慢慢地,逐點逐點的失去自我,與周圍的怪物同化。我再也沒有時間思考異變的原因,也清楚了解自己的下場,反正我需要這份力量,去盡最後的努力去保護我最愛的人。

“快逃呀!”我趁著還有意識,邊跑邊驅散著前面的蝙蝠。阿桑和天菜跟著我乘亂衝向小鵬逃去的方向,我在前面替他們開路,一有蝙蝠逼近,我就向牠們揮拳還擊,打得牠們肢離破碎。就這樣我們跑到核心的盡頭,驚見地上有隻斷掌,從衣袖知道這是小鵬的右手,看來是在逃走時被巨型蝙蝠纏住,整隻手掌硬生生的扯下來,壯士斷臂,地上還留下一條血路。天菜撿走了斷掌握住的手槍,我環顧四周,逃生出口就在前方大概二十米左右,那邊有一個漆黑的滑梯口,應該可以快速通往地面,總之就是能到達比結界安全的地方吧。

正當我們以為終點在望之際,上面的天花玻璃散落一地,從天上而來的賓客,竟是一直在追殺我們的吸血鬼獵人。看來幸運之神從來沒有眷顧過我們,死神一直跟隨左右,沒有一刻離開過。

“死不足惜的卑鄙小人、一隻快異變的怪物,還有阿桑…今天是時候要清算所有罪孽!”獵人神色詭異的瞪著阿桑,一邊撫摸著那柄長劍,陷入沉思。突然有兩隻吸血蝙蝠向獵人施襲,獵人隨手一劍就把牠們劈開兩半。獵人回神後,隨即主動出擊,一手舉劍,一手持槍,在場中亂舞,純熟地朝牠們的頭部和心臟攻擊,不消數分鐘,十數隻巨型蝙蝠在全無還擊之力下,被一一處決,砍成一件件腐肉。

“你要好好生存下去!我愛你!”我吻了阿桑一下,然後毫不思索的向獵人衝過去,這大概是最後的吻別了。我不像那些無腦的白痴怪物,為覓食而存在;尚有一絲意識的我,懂得利用這般原股吸血鬼力量去守護重要的人。獵人看來被我嚇了一跳,竟被我一拳打飛了,我乘勢撲上去,打算用利爪作出致命一擊。怎料獵人突然從腰間發射出利器刺穿了我腹部,我只覺身上穿了個大孔,登時痛得在地上捲曲著,這種撕裂的感覺令人痛不欲生。獵人站起來一劍斬斷了我的雙腿,這刻我已經失了痛的感覺,知道自己命不久矣。唯一可以做的,只有死命的抓住獵人的腳,為阿桑爭取多些時間逃走。

我含淚看著逃生出口,與阿桑四目交接,那一刻,縱有千言萬語,都沒機會再細訴。“走呀!”我用盡最後的氣力咆哮著,目送著阿桑離開。

獵人非常焦急地想追阿桑,一腳把我踢到牆邊,然後往逃生出口那邊追去。天菜在慌忙間向著獵人開了三槍,不過全都打偏,眼見獵人快要追到他們;我爬在牆邊,竟然發現了小鵬的火燄噴射器,就在那一刻,我高舉噴射器並發出了怪物般的絕望嘶叫。天菜注意到我手上的最後希望,毫不猶豫扣下了板機,向我連開兩槍。一槍打爆了我的左邊臉,另一枚子彈正好打中了噴射器的壓縮油瓶,霎眼間一團藍色火焰在面前綻放…

小弟弟熱情地在遠處向我招手,我依依不捨地回首一看,希望再見阿桑一眼,那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、最珍貴的片段都在我眼前一一掠過。感覺,很光、很暖。

2025年3月16日 結 界 - 出口 05:00        趕盡殺絕  完

Back to Flesh+Blood / 趕盡殺絕

home